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内容

理性的说一说湖南株洲众财8.30黄石山案

来源:微博 时间:2019-06-28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理性的说一说湖南株洲众财8.30黄石山案

黄石山,湖南省株洲市人,1963年出生,初中学历,曾是一名乡村教师,但他竟然一步步爬到株洲市商业银行副行长的位置,一手操纵多家企业、两次聚揽上亿资金。

2006年黄石山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七十万元。2016年8月株洲市众财投资有限公司再度案发,涉案金额超过10个亿,依法很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7月29日,被告人黄石山与杨文主(另案处理)以他人名义持股,共同注册成立株洲众财投资咨询有限公司。2013年至2016年期间,为虚构众财公司的规模和实力,制造公司经济实力雄厚的假像,以便对外非法集资,在被告人黄石山的决策下,又成立了多家与众财公司相关联的公司,关联公司大部分为空壳公司,并未开展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众财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银行过桥和资金中介等业务。前期因无钱运作,被告人黄石山遂以对外和对内部员工借款或投资入股、并许以高额利息回报的方式募集资金。至案发时,黄石山控制的众财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共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人民币123495.45万元,吸收人数达1773名,未兑付的集资人本金76155.45万元,其中吸收的资金用于支付集资人高额利息48081.58万元,支付员工业务提成和工资7045.29万元人民币。被告人黄石山将集资款用于个人挥霍、任意处置,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至案发时止,共有36607.42万元人民币集资款未偿还。

黄石山是原株洲市众财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黄石山在1999年至2004年由于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株洲市中院判处12年徒刑,在2013年7月至2016年8月,这3年多的该公司经营期间,黄石山是在服刑期(据公开资料显示黄石山在2013年尚未刑满办理了保外就医)。株洲市众财8.30黄石山案受害者、员工以及员工家属纷纷质疑:

1,是哪些人为黄石山在2013年至2016年(监管期)再度进行经济犯罪活动遥控指挥、保驾护航并且很可能从中获取了巨额利益?

2,相关监管部门以及职能部门以及负责官员在株洲市众财8.30黄石山案一案中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案发之后是谁在保护黄石山,又是谁在保护本案涉案官员?已经从本案当中获取非法高额利息的公务员们应该如何处置?

3,杨文主是本案的二号人物,是在当地有实权和号召力的副处级在职干部,是黄石山在尚未刑满依然能够在2013年至2016年期间从事非法集资的直接靠山,同时也是本案的最关键人物之一,杨文主为何要另案处理?

4,黄石山非法集资的上亿巨款去哪里了?专案组至今是否有向公众公布案件详细的财务报告?

5,目前株洲众财8.30案专案组以及公检法主导的办案、判案思路是重刑重罚员工(员工本身也是投资人和受害者),试图将受害者挽回损失的矛盾转移至广大的员工身上来,这样的处理方式合法吗?合适吗?

(同类同期案件中,如2018年湖南娄底地区判决的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包括E租宝、善林金融案等,对于员工来说,不论从刑期、罚金和退赔方面看,还是打击面上看,株洲众财8.30案对该公司员工的处罚无疑是最不可思议的。)

请株洲众财8.30案专案组及公检法相关领导三思而后行!

由于本案涉及株洲市公检法相关公务员,建议异地办案、异地审理本案!

实质上被黄石山欺骗蒙蔽的员工们要被重判,真正主导了该起诈骗案的主谋、从犯以及非法获利者很可能继续逍遥法外,这合适吗?

黄石山是一个乡村教师出身,他一个人有再大的能量能够靠他一个人分别集资诈骗7.76个亿和12.34个亿?黄石山背后有保护伞,背后有高人指点、精心策划。即使是依法给黄石山判处无期徒刑,但是不挖出保护伞的话,对本案的受害者以及受害员工追回损失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帮助,反而会让真正的幕后大佬以及保护伞继续逍遥法外。假以时日,黄石山幕后的大佬和保护伞为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有可能找一个“李石山”、“张石山”或者“王石山”,变一种名目,改一个公司名字,与黄石山前2次非法集资、精心包装的诈骗骗局类似,不能完全排除不再度犯案的可能性。

附法院系统两次公开报道:

1, 2005年 湖南法院网讯 黄石山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一审宣判 黄石山获刑12年

http://hunanf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05/12/id/1371585.shtml

黄石山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一审宣判 黄石山获刑12年

湖南法院网讯 (2005年)12月20日,黄石山等54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虚报注册资本犯罪一案一审在株洲中院审结。被告人黄石山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七十万。其余53名被告人也被判处刑期不等的刑罚。

经审理查明,1999年10月至2004年8月,被告人黄石山(男,42岁,原系株洲市商业银行副行长)伙同被告人文绍斌等人,并利用被告人吴金山、唐琼花等人,组织被告人张艳、肖艳霞等人采用高息贴水、发放股权证、办理委托理财业务等手段,并采用虚报注册资本的方法,先后成立湖南省株洲市为民担保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1月更名为湖南省为民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虚报注册资本500万元)、湖南省株洲县利民担保有限公司(虚报注册资本500万元)、株洲市聚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虚报注册资本500万元)、株洲市鑫融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虚报注册资本50万元)、株洲市鑫旺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虚报注册资本100万元),大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吸收存款主要用于兑付存款、发放贴水、投资、购置固定资产等。其间,上述为民系各公司、富民公司共计吸收公众存款776414982.68元,现有150682340.78元不能兑付。其中,被告人黄石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618616715.66元,现有94422639.78元不能兑付。

株洲中院认为,被告人黄石山等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采用高额贴水、支付银行同期利息,不付利息税的方法,以吸收股金或委托理财等形式向社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其行为均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告人黄石山指使被告人李大力、肖钟、曾志强、谢安平采用向银行贷款,骗取验资证明,再将贷款归还银行,同时还假借虚假股东的名义,在工商局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并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均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中,被告人黄石山为了达到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在不断成立为民系列担保公司扩大吸收公众存款的规模同时,成立了为民董事会、顾问组对各公司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进行管理,形成了一个在较长的犯罪时间里有明确的犯罪目的、有一定的组织性和相对的稳定性,对社会危害严重的犯罪集团。被告人黄石山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系主犯,应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故依法作出如上判决。

另外,被告人黄连山因犯窝藏罪,被一审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来源:株洲中院

2, 2018年株洲中院发布消息: 株洲中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黄石山集资诈骗案

http://zzz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18/10/id/3544097.shtml

作者:周子熙 发布时间:2018-10-25

2018年10月23日至24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黄石山集资诈骗一案。株洲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石山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7月29日,被告人黄石山与杨文主(另案处理)以他人名义持股,共同注册成立株洲众财投资咨询有限公司。2013年至2016年期间,为虚构众财公司的规模和实力,制造公司经济实力雄厚的假像,以便对外非法集资,在被告人黄石山的决策下,又成立了多家与众财公司相关联的公司,关联公司大部分为空壳公司,并未开展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众财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银行过桥和资金中介等业务。前期因无钱运作,被告人黄石山遂以对外和对内部员工借款或投资入股、并许以高额利息回报的方式募集资金。至案发时,黄石山控制的众财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共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人民币123495.45万元,吸收人数达1773名,未兑付的集资人本金76155.45万元,其中吸收的资金用于支付集资人高额利息48081.58万元,支付员工业务提成和工资7045.29万元人民币。被告人黄石山将集资款用于个人挥霍、任意处置,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至案发时止,共有36607.42万元人民币集资款未偿还。

庭审中,控辩双方对相关证据进行了举证、质证,就本案的有关事实的认定和法律适用充分发表了意见,黄石山进行了最后陈述。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群众旁听了案件庭审。

本案将择期宣判。

来源:中院办公室

 

附3:株洲众财黄石山案部分员工家属的求助信1

 

尊敬的领导:

事由:

2016年8月28日,原株洲市众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财公司)因涉嫌非法集资,公司董事长黄石山、股东黄久兰卷款潜逃,通过受害人报案,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于2016年8月30日立案侦查,因案情涉案人数众多,社会影响恶劣,株洲市政府、市公安局成立8.30专案组,由株洲市副市长、公.安局李某葵局长任专案组长,抽调警力进行侦查,将公司董事长黄石山等人抓获归案,并将公司股东及部分公司员工进行拘.捕羁.押审.查。至2018年年底历时2年多才将此案主犯黄石山以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罪”由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黄石山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将部分股东及公司员工共计60多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由株洲市荷塘区、石峰区、天元区、芦淞区四个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四区人民法院进行审理判决。

我们通过查阅相关的证据材料和公诉书及判决结果,发现在本案的侦查、起诉、审理判决的过程中,株洲市政.府、市公.检.法等各级部门为掩盖相关职能部门不作为和监管缺失的目的,强行干预司法公正,以人.治凌驾法.治,联合制造了这起涉及60多人的群体性冤案。

 

事实真相:

众财公司董事长、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石山曾因非法集资犯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2013年保外就医,出狱后在监管期间重操旧业,伙同原株洲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杨文主,双方以他人名义入股注册成立了株洲众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小额贷款、资金过桥、承兑汇票贴现等业务。在正常经营至2014年底,因经营一单银行过桥业务时造成4千万元贷款未能收回,造成资金链紧张。黄石山及股东杨文主、黄九兰等人便共同策划以入股和虚拟投资理财项目要求员工入股投资并对外融资,并向公司员工集体下达融资任务并以此进行绩效考核。至2016年8月案发,根据官方统计数据共向社会融资123495.45万元,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共计76155.45万元无法兑付,投资受害人数达到1773人(其中包括大部分公司员工)。案发后由市政府督办市政法委主导的侦查过程中因追赃挽损不力、信息披露未公开透明、甚至公然包庇、开脱部分涉案犯罪分子及公职人员,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加上案发前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缺失,致使投资受害人组织“维权委员会”向省、中央各级政府部门进行集访维权。而株洲市政府为应对上级督查,掩盖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和达到安抚投资受害人的政治需要,转嫁社会矛盾,株洲市公检法不顾绝大多数员工是众财案更深重的受害者的事实,错误地对公司员工采用刑拘、重判、重罚并责令退赔投资人经济损失;违规冻结、查封扣押受害员工的合法财产等手段,致使骗绝大部分公司员工在被诈骗倾家荡产的同时还要承担冤屈的刑事责任,几十号家庭陷入灭顶之灾,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这是针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司法迫害”,是人为制造的群体性冤案。

控告理由:

依据株洲市四个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以及四个区检.察院的公诉书,相关的证据材料对于该案有如下质疑,相关理由如下:

一、定性错误

此案应为单位犯罪。众财公司是一家通过合法注册的公司,证照合法齐全,组织架构齐全,并聘请当地大学法学院院长作为法律顾问,连续三年年检合格,有工商、税务、银监、人民银行及金融领导小组办公室等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无论其集资诈骗以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都是其股东进行策划后通过单位主体而实施的犯罪结果。其犯罪过程是单位实体的意志体现而非公司员工的个人意志体现,与投资人所签订合同和出具票据都是由公司法人签字和加盖公司公章,款项也是进入公司账户,员工并未对其进行非法占有和支配。而公司在成立之初至2014年底一直在正常经营各项业务,众财公司是在正当经营过程中因资金周转困难而实施的非法集资行为。根据2019年元月30日“两高一部”所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中明确指出:单位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全部或大部分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个人为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单位设立后以实施非法集资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根据意见表述和相关证据显示,众财公司是在正常经营一年多后才实施的非法集资犯罪,且所得款项全部归单位进行支配,应当依法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本案作为自然人犯罪是定性错误。

   

二、追责错误

众财公司在违法犯罪过程中,所有的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才导致这起惊天大案的发生,可至今竞没有一个部门以及相关主管、分管领导人被追责,却将责任转嫁给公司员工来承担。作为公司员工同样也是众财公司非法集资的受害者。所有员工都是与公司签订了合法的劳动合同,员工根本没有犯罪的主观意识,并未参与公司决策和制定规则,只是按公司要求完成布置的工作任务。根据《刑法》第十四条,第十六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不是犯罪”。因此公司员工在主观上没有故意犯罪的主观意识,客观上未参与共同犯罪的构成,应当依法认定无罪。

三、公、检、法在办案过程中涉嫌充当犯罪分子保护伞

原众财公司股东、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犯罪分子杨文主,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在公司成立之初起一直长期担任总经理,并与黄石山等人一起密谋策划并共同实施了整个犯罪过程,是主犯、共犯,理应以“集资诈骗罪”与黄石山一并追究刑事责任,却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轻判为9年半有期徒刑。杨文主作为曾经担任过株洲市公安局副处级领导,理应知法懂法,不仅没有制止公司犯罪过程的产生,而是与黄石山同流合污,其行为后果影响极其恶劣,理应严厉打击,予此重判并追究其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而株洲市公、检、法部门却如此为他开脱庇护,是典型的官官相护与司法腐败。

四、判决适法不当,违背事实

株洲市各区法院在审理判决的过程中适用法律不当,严重违背事实依据,公司员工所谓的“非法所得”绝大部分并未实际支付给员工,而是以记账方式所体现的数字游戏。绝大部分员工对于非法所得款项并没有产生实际的占有、支配。更荒唐的是将公司诈骗投资人所产生的经济损失全部转嫁给公司员工承担,判处员工全额退赔投资人的经济损失,既无法可依,也无判例可循。并以此为由违规冻结、扣押查封员工的合法财产,严重违背以事实为依据的法律宗旨。

  

五、株洲市公检法部门涉嫌联合办糊涂案、冤案

株洲市公检法部门在侦查起诉审理的过程中,将湖南建业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作为主要证据定罪量刑,而该报告根本就是一本糊涂账,未能依法依规、客观公正、细致地进行全面审查。

其一、未依法依规区分公司员工经手的合法经营部分(如房产抵押、承兑汇票抵押借贷等)作为“非法吸存”计入员工犯罪金额。

其二、员工自己在公司入股、投资部分的经济损失未在鉴定意见书中体现,而将员工投资过程所产生利息计入“提成”并被认定为非法所得。

其三、针对公司员工的非法所得部分未能甄别员工是否产生实际占有,并提供有效的证据。而株洲市公检法部门却将这份错误的、漏洞百出的鉴定意见作为起诉、定罪量刑判决的主要证据材料,严重影响了判决的公正性与公平性,导致了冤案的产生。

六、涉嫌违法判决

根据“两高一部”印发的“意见”中明确规定:“关于涉案人员积极配合,主动退赃退赔,可以依法免除处罚,不作为犯罪处理……”。而公司员工如宾容、强帆、周翠翠、龙彪等多人在如数退还所谓的”非法所得”后仍被判处二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这是公然违背法律规定,是对法律的粗暴践踏。

综上所述,株洲市政府、市公检法系统各部门,在办理8.30非法集资案中,为应对上级及中央巡视组的督查,逃避监管缺失的责任和达到安抚投资受害人的目的,利用手中的公权力,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作弊、官官相护,联合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群体性冤案,造成几十号家庭在被骗倾家荡产的同时还要承受错误的刑事责任。尤其是公司员工在没有非法侵占投资受害人的前提下,却判令全额退赔投资受害人的经济损失的判决更是开全国之先河,严重背离司法公平、公正宗旨,是典型利用公权力针对社会弱势群体进行的“司法迫害”。其判决将会在司法界造成恶劣的示范效应,将导致人民群众对于当今司法公正理念的丧失,严重影响、抹黑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公信力。对此我们全体受害员工及家属将联合一致,依法进行上诉、申诉,并依法以上访、信访维权的方式将株洲市8.30案背后的黑幕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揭露,坚决与该案背后的黑保护伞作斗争!坚定不移地与腐败分子、贪官污吏抗争到底!

我们的诉求

1、撤销株洲市天元区法院、荷塘区法院、石峰区法院和芦淞区法院关于对株洲众财员工的一审判决。

2、取消株洲市中院对该案二审资格,异地开庭审理本案。

3、对羁押的员工立即取保候审,以避免错案恶化。

4、追回受害员工所受损失。

5、黄石山集资诈骗案专案组的进展必须向社会公众公开,向全体投资人、受害人、员工及家属公开;追缴的帐目,每一笔帐必须清晰,必须公开透明,必须及时公开,不能变成一笔湖涂帐。

株洲市众财黄石山案部分受害员工及家属

2019年6月

 

附4:湖南株洲众财黄石山案受害员工的求助信2

一、基本案情:

2016年8月28日,株洲众财投资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财公司”)老板黄石山潜逃,公司办公室被封,平日里熙熙攘攘的众财公司就此关张,众多投资客户陆续涌向公[安局报案,由此,株洲众财非法集资案正式拉开序幕,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称之为8.30专案。至今,案件已接近尾声,根据警[方提供的审计报告,该案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2.35亿余元,吸收人数达1773名,扣息后未偿还资金为3.66亿元;老板黄石山已被抓回,被株洲市中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其他两位实际股东杨文主、黄久兰及67位员工分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2-10年有期徒刑,涉案总人数达到97人。

除黄石山一个人在中院外,其他69人分别在株洲的四个区法院审理,判决结果一经公布,所有被判员工及其家属惊愕不已,顿感生活无望,几乎所有人都当庭表示不服提出上诉;所有参与一审的辩护律师均大惊失色,均称“史上最狠非吸判决”。与全国其他类似案件比较,株洲法院关于本案对员工的判决不仅刑期超长,罚金超高,更有甚者,开历史先河,判员工退赔名下客户的投资损失,于法无据、于理不合、于情不通,让人无法理解!

作为众财公司的员工,在单位上班也只是根据实际控制人黄石山及其股东的指令,去完成具体的事务,没有任何策划、组织和决策权,一切非法集资犯罪行为都是实际控制人黄石山及其股东们策划并组织实施的,集资款也没有进入员工的腰包,不受员工控制和支配;员工还被老板黄石山蒙骗,投入自有资金,至案发时本息未归,损失惨重,有些人甚至把自家房产抵押贷款投资,大多数员工因此倾家荡产负债累累,甚至家庭崩溃,生活无以为继。

在金灾泛滥的当下,我们支持严查彻办非法集资案件,但也不能因此而滥用法律,不能容忍某些掌握公权力的个人或部门为了规避责任或自身利益,将法律当工具,已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总览全国各地类似案件,为什么独有株洲的法院做出如此逆天的判决呢?以下点滴事件,或许能看出端倪 。

   

二、本案存在的问题:

1、众财案是典型的单位犯罪,对员工以自然人犯罪定罪量刑是完全错误的!

其一、认定员工自然人犯罪不符合最基本的人情天理。员工是以获取劳动报酬为目的,来到众财打工的,与众财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公司还替员工缴纳“三险一金”,按照众财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石山及其股东的指令,完成具体事务。员工自己和名下客户(客户基本都是家人、亲戚和朋友)投入的的资金均直接进入黄石山控制的账户,签订的借款合同或协议均是以众财或其它下属公司名义签订并加盖公章,并有实际控制人黄石山签字提供连带担保,对外体现的是众财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黄石山的意志,吸收来的存款完全受黄石山及其股东控制和支配,员工仅仅是完成任务拿到微薄相应的工资或提成。简单的说来,吸收来的存款,根本没进员工腰包,不受员工控制,员工也不知其用途,法院却认定员工以个人名义非法吸收了公众存款,包括自己的存款,并以此定罪,这不符合最基本的人情天理。

其二、一审法院借用两高司法解释认定员工自然人犯罪,属对司法解释的断章取义,适用法律错误,适用对象错误!(自然人犯罪适合黄石山及其股东,不适合员工)

2、司法鉴定意见书罔顾相关法律法规,鉴定不合法,金额错误!(特定对象包括自己、家人亲友的资金应该剔除,未参与无提成的、银行承兑汇票和房产抵押借款应该依法剔除,违法最高检相关会议纪要)

3、责令退赔没有法律依据,违背常情常理!

4、如果让一审判决生效,将有违党中央“社会效果、法律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统一”。既不能化解矛盾,受害群众事实上也无从获得赔偿。

5、员工自己的投资没有列入受害者名单,违法所得计算错误,有损失的员工应该同样参与追赃挽损分配。

6、未审先定,中院干预基层法院审理,违反相关文件规定。据了解,众财案开始审理前,市政[法委组织公检法开会,公[安局长李某葵主题报告要求重判员工,并要求中院统一组织各区法院定调定性,违反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粗暴干涉法院独立行使判决权,也违反了最近中纪委颁布的“严禁未审先定,”的文件精神!

7、违规查封冻结员工合法财产。

8、判决书有关内容与事实不符,暗藏玄机,故意规避相关部门的责任:

判决书称,“2013年2月19日,黄石山(已判刑)刑满释放。”,与事实不符

黄石山欲当庭检举三名官员,被法官制止,留下一串疑问。

9、杨文主案发时属在职公[安,而非离职。故意掩盖事实,李欣承兑汇票判决书只字未提。

黄石山一审自称所有资金外借都是有合法抵押的,有合法的借款合同,案发后,办案机关可以继续追回黄石山的借款,以返还集资参与人的损失,他挥霍的资金额度不足以导致资金链断裂,那么到底是谁拿走了众财吸收来的存款?

10、刻意掩盖事实真相,轻判掌握包括公安人员在内的获利公务员的员工,已达到保护保护伞的目的。

11、由于以上原因,公安追赃挽损不力,投资人怨声载道,不停上访,给株洲市政府造成维稳压力,而株洲市办案机关,在市政法委统一组织下,刻意回避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不从案件的源头和因果关系入手,去查找案件发生的缘由,追究相关部门或个人的责任,不积极追缴资金的真正出处,保护既得利益者,却把所有矛盾全部转移到受害无辜员工身上,并一步步加深加剧,以搪塞应付广大受害群众。

12、本案几个“为什么”?

《众财一案问几个为什么?》

为什么有犯罪前科的黄石山能在市政府对面,堂而皇之的开一家害人公司达三年之久?

为什么这家害人公司营业执照及相关证件齐全且象模象样,让广大受害人上当受骗。

为什么新闻媒体为这家害人的公司作了那么多大量的,正面的宣传报道。广大业务员也是受此宣传报道前来该公司应聘就职的——这不免让人联想,黄石山上面是不是有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为其撑腰。

该公司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经营三年之久,为什么当时市政府,公安及监管部门没有指出该公司有非法集资的犯罪行为。如果当时政府监管有力,我相信广大业务员都不会知法犯法的。所以广大业务员是无辜的!上面监管部门有关人员是应该追责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刑不上大夫是行不通的!

广大业务员都是热爱党,热爱国家且遵纪守法的公民。

众所周知,广大业务员原本就是本案灾难深重的最大受害者。可气的是,现在公安及法院如此重罚重判他们,这岂不是在他们受伤的胸口上再捅上致命的一刀!这不但会让广大业务员失去现在养家糊口的工作,甚至会逼得有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试问,这样的判决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天理难容!

   

三、我们的诉求:

1、撤销株洲市天元区法院、荷塘区法院、石峰区法院和芦淞区法院关于对株洲众财员工的一审判决。

2、取消株洲市中院的二审资格,异地开庭审理本案。

3、对羁押员工立即取保候审,以避免错案恶化。

4、追回受害员工所受损失。

5、黄石山集资诈骗案专案组的进展必须向社会公众公开,向全体投资人、受害人、员工及家属公开;追缴的帐目,每一笔帐必须清晰,必须公开透明,必须及时公开,不能变成一笔湖涂帐。

株洲众财830案受害员工及家属

2019年6月17日​​​


  • 网站首页
  • 华夏生活消费网(http://www.cnshxfw.comCopyright © 2019-2021 华夏生活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沪ICP备15010885号
  • 新闻联盟成员